稻农利益排第一‧罗金荣为公平战斗
2020-07-28

稻农利益排第一‧罗金荣为公平战斗罗金荣这一辈子与稻米脱离不了关係,这位长者平日除了下田耕作,也为稻务费尽心思;作为一名稻农,他这一辈子都在为自己及广大的稻农争取应得的利益,免受人鱼肉。奋斗的过程虽不至于头破血流,但也曾试过在大路旁举大字报、到相关部门请愿,在阳光下为“公平”两个字烘出一身热汗,当中所嚐到的苦头对他而言并不重要,他扬言只要一天不倒下,他还是会继续站出来,与伙伴们一起奋斗到底。在雪州适耕庄这个风景如画的鱼米之乡,有一位72岁的长者在烈日下清除稻田里的杂草,阳光虽然猛烈,但他却一脸悠闲,心情愉快的在田里找杂草,寻到,伸手拔起,丢到一个角落。“野草一定要拔掉,一旦根深柢固就会危及稻田,与稻谷抢肥料。”他是罗金荣,家住适耕庄B村,村庄上的人几乎都认识他。他除了是百分百的稻农,这数十年来还有另一个身份,就是为民请命的稻农议士。罗金荣现在还担任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的助理,沙白县县议员及雪隆广西适耕庄活动中心执行秘书等要职,古稀之年生活过得充实有意义。“我以前种菜维生,后来才改种稻,想不到一种,就是几十年过去。”罗金荣育有2男5女,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,纷纷劝父亲告别田地,在家含饴弄孙,安享清福,但就是劝不动这个老爹,他除了享受在田地里忙碌的生活,更觉得自己肩负着一项未完成的使命,如果从田地里退下来,就无法名正言顺地执行任务了。“如果完全不劳动,70岁看起来就老态龙锺了,若再老一点,就更加不能动啦!孩子叫我退,我不退,这是我保持身体健康的好办法。”穀价被操纵不利稻农罗金荣将体力使在下田耕作上,而精神上的寄託则是为村民服务,为稻民争取利益。罗金荣的使命,说开了也正是他本身及全体农民的使命,也就是积极取得一个属于自己付出及回报的“平等”。就是因为这使命,这“平等”两个字,使到罗金荣永远不想退。提起为“平等”而战斗,罗金荣就有说不完的话题和例证。这场奋战,从他年轻时即已展开,迄今还未能划上句点。“我认为,基本上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好,有很多问题都需要解决,因此,我要站出来,带动群众为自己也为我们的下一代,打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。”请罗金荣提出受到甚幺样的不平等对待的案例,他马上就有好几个与笔者分享。“好比谷价一直都被操纵,政策对稻农非常不利。在1996年以前,农民的稻谷在收成之后都是属于自由买卖性质,政府从来不干预,但自1996年稻米局私营化,并在1998年宣布雪州的稻米不能越州售卖给其他州属的米商。”替稻农向农业部表达不满当年,罗金荣就曾经和一批稻农发动请愿活动,稻农们浩浩蕩蕩来到农业部向当局表达心中的不满。“请愿的理由很多,包括一旦制度实行之后,没有外州米商来收购我们的稻米,其价格肯定会被打压,再者,稻米局无法吸纳大量的稻米,稻米囤积起来会变坏。稻米本身有湿度,超过某个时段才进行烘乾的话,其品质就不保,会产生变化。”这一次的请愿算是取得一半的胜利,因为有关当局后来放鬆了条例,批准一半的稻米产量可以卖给外州米商,但是需要向当局申请允准文件。“我是稻农,也是本地稻农的领导者,尽了该尽的责任,心情就很愉快了。”除了稻谷不能越州售卖,当局实行的“扣水率”制度也让稻农生起满肚子怨气。罗金荣指出,所谓的扣水率,就是扣掉稻谷中的湿度、杂质如稻草。“如果是卖谷种,扣水率为14%,若是卖出日后作为白米用途,我们称之为杂谷,扣水率就达17%,我们觉得当局扣得太多了,我们之前所享有的扣水率只是10%及12%。若是小数量,在价格上或许不觉得怎幺样,但一旦量多起来,就刺到稻农的肉了!”曾为不满大路旁烧谷抗议罗金荣吐的,一杯杯都是稻农的苦水。而后来才发现,原来罗金荣参与的稻务斗争,早在60年代就已经开始,“在60年代,试过一次一众稻农因对某些制度的不满,还在大路旁烧谷以示抗议呢!”当年,每一名稻农都从自家田里取来稻谷,将稻谷倒在大路旁,堆积起来就有整座山那幺高,然后,稻农一把火将稻谷焚烧掉。当时消防队还来喷水灌救,但是,稻农连消防车的喷水管也扯断,借以发泄心中的不满。此事件在当年获得媒体的大幅报导。对罗金荣而言,稻农针对不公制度的战斗永远没完没了,有关当局总是在某些时候推出一些教稻农生怨的条规,导致稻农面对种种不同的压制,如果不站出来表达意见,稻农就只能成为别人的鱼肉。从60年代到今时今日,这场战也争取了大半个世纪,但罗金荣从来不说一句累,“我会继续争取下去,直到哪一天看见阳光为止。”这,就是一位永不言弃的黄金族的真情告白,从他的身上,我们看见一股不言弃的战斗精神,从他的身上,我们也读到黄金一族热爱生命的不懈态度,这种种,均值得后辈跟从与学习。在稻田做些轻便工作白天下田,有空则到咖啡厅聊聊天串门子,罗金荣争取机会与老街坊们交流交流。大部份适耕庄的稻民务农半生,如今上了年纪,对农事已有心无力,孩子又不愿意继续接手田里的事务,因此老稻农都适时的把一些较艰辛的工作交予外人负责,自己则在早上及傍晚时段回到田里做些轻鬆的打理,例如观察水位、拔拔野草等等。身为稻农又是当地县议员的罗金荣,也同样採取这样的方式来打理田地。闲话家常聆听街坊心声每一天早上起床后,他都会先到稻田跑一趟,检查水位、观察稻米生长情况、去除杂草,忙了一轮之后,方到咖啡厅串门子,喝上一杯香浓美味的咖啡。然而,在享受香浓咖啡之余,更大的部份是与茶客闲话家常,聆听他们的心声。“我们经常讨论报章上的新闻,又或者听取他们的民生投诉,例如沟渠阻塞、街灯不亮、道路有窟窿等等。一旦接获投诉,马上就要处理,这些都是人民应该享有的权利。”罗金荣住在适耕庄B村,因为地方小,几乎跟所有邻居都认识,一出门就是不停的挥手打招呼,村民若发生民生问题,不作多想,马上向罗金荣投诉就行了。因此,我们常会看到罗金荣的身影在B村进进出出,逾70岁的人了,精力还真不输年轻小伙子!曾领醒狮队为华教筹款积极为华教付出,默默奉献微薄的力量!罗金荣在70年代就参与华教工作,他自嘲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色,不足挂齿;但就笔者的想法是,一个人在人生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或者是戏份到底有多重并不重要,反之,那一颗愿意付出的热心,才最值得赢取掌声。在70年代起,罗金荣每一年的春节都会带领着来自巴生兴华中学的醒狮队,到适耕庄採青筹款。“独中每一年都要举办某些活动来筹募经费,每一年都会到适耕庄採青。但现在已经没有了。”第一次当领队是1978年,过后连续领了8年。每一年都是年初一或者年初二才忙碌,早上醒狮队来到就往村内进发,“从早上8点开始,直到晚上7点才结束,新年时期太阳比任何时日都来得猛,天气热到不行,全体队员都很辛苦,但想想,这是最能筹获款项的力式。只能甚幺都不管,顶着头上的太阳,继续前进就是了。”新年期间,放弃了与家人共享天伦的欢乐时光,这名父亲领着醒狮走过适耕庄的大街小巷,协助后辈完成使命。为家庭放弃参政罗金荣曾经在60年代参政,也险些在内安法令下被捕入狱,为着家庭及孩子,他不得不放弃参与政治斗争。铁汉也有柔清的一面,无论在政治上、社团或职场上多有地位,某些大男人为着家庭和孩子,也会愿意放弃一切。被扣留28天险入狱罗金荣在年轻时,曾经是劳工党一份子,在1969年险些因内安法令而入狱,苦嚐铁窗风味。“我被扣留在警察局总部长达28天,但却没有进到牢里。当时结了婚,孩子都很小,为了向家庭负责,我唯有选择同意对方开出的条件……”说时,难掩心中的痛。“当时对方开出的条件很多,包括要限时出门、不能离开瓜雪警局管辖範围、不能与政治扣留者来往、不准参与职工会、每星期要到警局报到一次等等。”自由受到约束,罗金荣心中有股巨大的不满,但是,回头一望家中幼小,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。无论如何,事隔多年后的今天,罗金荣的这一股热血还在。理由很简单,他希望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这个国家可以变得更好,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很微小,但是,即使再小也是一股力量,希望就凭这一般热忱,可以带给国家一个更美好的未来。/副刊‧报导:高宝丽‧2012.02.10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