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体验评论 >稻田里的「书店」:他们以书换菜,一起友善对待土地 >

稻田里的「书店」:他们以书换菜,一起友善对待土地
2020-07-28

穿过结穗满满的稻田,刚抵达小间书菜的门口,便看见三、四个颈间围着毛巾,聊得天南地北的乡亲们,随意又显得暖度十足。「我们这里很温暖呀,是因为没有空调的关係吧。」主人彭显惠豪爽地说,一边招呼前来询问的客人,忙着解释架上当地小农种植的蔬菜品种与来历、后方的展览品、墙上一落落的二手书和CD,看似有些冲突,却又融合了属于农村情调的朴质情感。

这个为在宜兰员山乡深沟由老碾米厂改建的空间,本来是小农团体「俩佰甲」的穀仓,因空间不敷使用穀仓移到了别处,而这里就因为一个「农村也可以有文学的梦想」,因而变为拥有最右边融合二手书店与友善农作直贩所的小间书菜、中间的农民食堂和左边亲子图书馆的複合式空间,大人们可以在食堂聊天,孩子能在这里愉快阅读,成为村落的情感与艺文的交流站。

稻田里的「书店」:他们以书换菜,一起友善对待土地 小间书菜。Photo/ Victor Tsai 富有在地色彩的文艺中心

刚开始成立「小间书菜」时,就有一个「以物易物」的想法在彭显惠的脑中成形,毕竟这是一间在农村里的书店,于是希望「以书换菜」的方式收书,先让大家有机会嚐嚐不洒农药的友善农作,才能有接下来继续支持小农的可能。起初,会有人拿书来换却不好意思拿菜回去的景象,多塞几把葱这种传统市场中的场景,却出现在二手书店中。

(推荐阅读:未来的柑仔店:小村有小间,书本换蔬果,在地农民生活新共识)

渐渐地,社区越来越多人知道这间店的存在,也因为和当地人的需求,让「小间书菜」有更多的发展空间。「刚开始的时候,我只想卖自己想卖的书、CD,」显惠说,「直到有一天,一个当地的农夫走进来晃了晃,问我有没有卖教导耕种的书籍,我却没有办法满足他。这时我想,是不是应该注意『在地的需求』?」毕竟是属于社区的空间,完成自己想开书店的梦想之后,还可以做什幺?「我希望未来可以变成村落的艺文空间,透过办展览与演讲的方式,让这里有更多不同的艺文气息。」

稻田里的「书店」:他们以书换菜,一起友善对待土地 小间书菜男主人江映德。Photo/ Victor Tsai 回归友善信任的关係

成为社区的艺文中心,是「小间书菜」和社区交流的一个面向。但是更令人好奇的是,为什幺坚持贩卖「友善」农作及副产品。去年才刚从都市迁居到乡间的一家人,先生江映德从工程师变成农夫,妻子彭显惠的大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模式。「生过一场大病,才知道原来我们对自己的身体这幺糟糕。原先只是觉得吃友善农作对自己的身体好,开始尝试耕作后,才发现这样的耕种方式对土地也好,友善是一种循环。」显惠说,「什幺时节就要吃那个时节生产的农作,顺应节气生产的才是大地给予人类最好的食物和补品。」

因缘际会之下,他们更开始帮附近的国小做友善农作的团膳採购,从食材开始为下一代的健康把关,也给予孩子珍惜在地丰饶土壤的教育,也因此有机会认识更多在地小农,让「小间书菜」成为友善农作的直贩所。友善农作没有标章贴纸,问她怎幺样可以证明这是没有农药残存?「每一家我们都有去看过,是行友善农作我们才会收。」他们不求在地的乡亲,完全认同或执行的他们「友善」的理念,「当我发现惯行农法的田地,能因为我们而改变少喷一两次农药,就很感激了。」江映德说。

既是小农和贩售者的「自产自销」,彷彿回到最古早的农村型态,「我觉得这样的方式,可以让农夫和消费者建立一种直接的信任关係。」显惠表示,这是现代最需要的一环,生产者与消费者建立直接沟通与合作关係,因为选择友善农作,一起合作友善地对待土地。正因为相信彼此,学会友善地对待自己的身体、周遭的人事物和大地,人情与信任才是让这个空间充满暖度的原因。

稻田里的「书店」:他们以书换菜,一起友善对待土地 Photo/ Victor Tsai 什幺是友善农作?

简单来说,就是「没有使用农药、不用化学肥料」的农作物。没有所谓的安全标章认证,藉由生产者与消费者彼此的观察与信任,让双方获得一种直接的交流。实地走一趟农田,发现实行友善农法的稻田,并不会「绿油油」的一片,反而有一种朴实的美感,透过亲手捡拾啃食幼苗的福寿螺、定时除草等工作,有时候自然的速度比不上一双手。目前因友善小农日益增多,政府也希望透过抽检方式,保障农田不受污染。想了解其他友善小农组织,除了可以购买农产品外,也可以加入小农行列。

关于地方小农,你可以关注:

小间书菜 穀东俱乐部 俩佰甲 宜兰小田田

延伸阅读:

爱的微革命-三明治工 爱,是最美的艺术 爱的微革命-行者义剪 剪掉冷漠留住爱 爱的微革命-Ride Piano把音乐分享出去稻田里的「书店」:他们以书换菜,一起友善对待土地 小间书菜女主人彭显惠。Photo/ Victor Tsai


上一篇:
下一篇: